互联网教育3.0时代,校长的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渐渐远去

2018-11-19 16:27:27 来源: 发布者: 阅读: 我有话说

 陈桐是北京一家教育机构的市场人员,前几年感受到职场瓶颈,出国进修商业管理后,进入资本风头正劲的新兴公司,想要有番作为。

  今年五月,公司通知陈桐作为代理校长去支援天津校区,出发前,他围绕部门人员、地方市场特点,存在问题及可能的解决办法,进行了大量思考;对自己完全不懂的教学研发,则要从零开始了解。

  “公司需要快速扩张,要求校长教研、市场、服务什么都管,又不给成长时间,这太难了。”留学回来后,一心想要快速突破职场发展瓶颈的陈桐发现,行业形势已与两年前不同了。

  互联网教育进入3.0时代,线上线下融合保障“效果交付”

  关于 online 和 offline 的讨论,早在在今年9月份,创业家&i黑马就这一问题做了深入采访,文章中提到:

  “互联网教育1.0时代,受慕课模式影响,大批录制课程开始出现在互联网平台上;2.0时代,线上大班直播和1对1直播开始出现;而互联网教育3.0时代,伴随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技术落地,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翻转课堂才真正从概念走向现实。而背后的推动力则是从形式到效果保障的进化。” 智课教育总结道。

  以学生成长为核心,用“效果交付”重新定义互联网教育3.0时代,提出,要保障教学的品质和效果,线下布局绝对不能忽视。事实上,这一思考在市场层面亦有所体现。

  随着借助资本力量兴起的公司发展到中等规模,线上流量红利被各家互联网头部应用牢牢把控,流量红利消失直接带来获客成本的上升,这时候借助地面扩张,把用户导流线下,增加成交转化,也是活下去的新尝试。

  早些年传统教育行业还能靠校长硬啃市场,上课市场两手抓,筚路蓝缕去开拓疆土,但这个路子已经不能适应经过互联网技术洗礼的教育行业,尤其是标准化较高的国际教育行业。

  校长的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将成为过去式

  首先,在行业发展的初期,集团无力为各地分校提供统一的教研和运营支持,这一重担只能落在校长肩上,但随着各学科教研逐渐成熟,校长承担的教研职能势必将逐渐弱化;而双师模式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模式和技术的发展,校长角色逐渐往管理倾斜,职能不再需要面面俱到。

  其次, 新兴机构培养老师的窗口期大大缩短,市场和资本留给人才培养的时间有限,关键岗位的人才只能依靠“挖”现成,而机构和人才的匹配并非易事,这对人才的质量有了更高要求;

  最后,互联网技术的洗礼,使人们对“增长”这一概念有了更高的阈值,落地的打法中,在“方法论”指导下,指数增长成为现实,这要求人才的数量要能满足规模化扩张的需求。优秀人才毕竟不能分身,如果校区发展完全依赖校长个人,大规模商业扩张从何谈起?

  要让马儿跑,又不给马吃草,显然是不行的。校长人才的成长,离不开行业的赋能,而“中央厨房”无疑是这个时代给校长们腾飞准备的强健双翅。

  做好“中央厨房”,建立“大后台”,为校长减负

  韦晓亮是智课教育的联合创始人,同时也是这家机构的董事长兼CEO。

  “只有前台‘轻’起来,校长的生产力才能被解放,才能更专注在校区管理,而放下产品研发、课程管理等。而前台越‘轻’要求后端越‘重’,‘中央厨房’的建设越需要大投入。”韦晓亮表示。

  “中央厨房”起源于餐饮行业的规模化发展,这一模式使得一个机构可以集中资源建设有规模、专业化的大后台,对产品和服务进行精细化、标准化的研发、生产包装、质量控制,及管理传输。

  对人来说,各人分工明确,责任清晰;对机构来说,后端输出成熟的产品及包装,这大大减轻前端运营负担,使得迅速铺设一线服务网点,建设“小前台”,成为可能。也使得给校长减负,成为可能。

  在厮杀白热化的教育领域,这无疑是具有科学性和前瞻性的商业模式。

  “中央厨房”,内容厨房是基础

  国际教育考培领域,知识点标准化程度较高,这给进行针对全国市场统一的教学研发提供了便利。这也是韦晓亮在初期从八类出国考试入手的原因。

  第一步是录制高质量、标准化的知识切片。名师出身的韦晓亮知道,没有老师可以保证永远提供高质量的授课,在老师准备最充分的时候把知识点讲解做成可复用的内容,是对老师的解放,更是对学生的负责。

  220位行业头部专家,围绕12800个知识点,制作7000小时专家课程,打磨150万题库。这是过去五年韦晓亮带领智课教育完成的基础工作。而这只是出国语培版块的成果,是智课教育旗下品牌“智课”面向留学人群提供的课程。

  事实上,智课教育旗下还有针对3-12人群的少儿英语品牌“USKid中美双师学堂”。现役美国小学老师,六大课程体系,5800个知识点,八个级别的线上教学课程和互动式课件,尽管这个品牌今年六月刚刚发布,但这背后有超过三年的精心研发和匠心制作。

  不以高效管理为目的的中央厨房,都是耍流氓

  尽管少儿英语和出国语言考试都已有许多研究成果,但要做到本土化,同时兼顾中国孩子不同的学习需求,这给中国教育机构提出了不小的要求。

  对此,丁蔚很有感受,作为一个留学工作室的合伙人校长,他说:“目前国内校园教育不是为国际教育准备的,同样年级,教育意识强弱不同家庭的孩子,英语水平相差可谓巨大。我并非说后者不优秀,只是他需要更多专业指导。”

  韦晓亮认为,小型机构学生人数少,老师可花较多精力在分析学生需求上,进行个性化授课,但这种形式,一方面仍将学习效果“押宝”在老师个人能力上,另一方面,当小作坊要扩大规模,依然面临标准化和个性化教育之间的矛盾。

  综合来说,品控问题,浮出水面。而品控的提升,只能靠管理。

  正如韦晓亮所说:如果只有内容,“中央厨房”是不完整的,如何做好管理,利用数据分析来保障输出内容的“效果交付”,才是关键的。因此,智课教育还建构了中央系统及技术厨房,即Smart智能教学系统。

  具体来说,智课教育为每一个知识点打标签,建立关联,同时根据对学生能力的分析,基于深度学习算法的学习及教学行为分析系统,基于神经语言程序的机器作文及口语批改纠错技术,以及智适应路径规划和知识图谱的关联匹配技术等,给出智能化、动态化的解决方案。

  内容厨房+中央系统及技术厨房,早在2013年创业的时候,韦晓亮就决定要建立国际教育领域的“中央厨房”,而五年来累计超过2亿元的投入说明他正是这么做的。

  “大后台” 稳扎稳打改善生产关系,“小前台”小步快跑提升生产力

  智课教育即将迎来规模化扩张。

  2014年12月,智课教育第一家线下学习中心在北京落成,2016年,几乎每月都有学习中心开业,包括美国校区,到2017年中,全球已有超30家围绕留学业务的智课学习中心。也是在2016-2017两年,智课教育先后拿到累计4亿元的B轮融资。

  尤其在资本遇冷的2016年,各家机构还在铆足了劲儿在线上砸钱的时候,智课教育线下布局已渐成气候。

  “我不承认自己是逆势而为,因为线上线下相结合才是趋势,从我创业第一天起,就明确了要做这个模式:把翻转课堂引进国内,建立内容和系统的中央厨房,然后快速布局线下。”韦晓亮说。

  正是基于“中央厨房”,智课教育在过去五年多来,在保证产品质量和效果的前提下,完整地布局了其商业生态,除了上文提到的,面向C端的智课和USKid之外,智课教育提出了在行业领先的,基于“中央厨房”的B端 Inside方案,面向行业开放智课教育五年多来,投入超过2亿元的“中央厨房”系统。

  到2018年11月,智课教育在全国布局的线下中美双师学堂和精英出国学习中心达到60家,线上注册学员超过700万,智课教育云合作伙伴达到2000家。

  韦晓亮说,智课教育将持续为行业赋能,围绕“中央厨房”的线上线下融合模式,将内容和系统开放给更多机构,使更多机构和学生受益于互联网科技的发展。

  校长的个人英雄主义时代或许已经过去,但是那些能适应市场,将“中央厨房”为我所用的校长们的时代,正在到来。

版权声明:凡注有"科创之家"的稿件,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科创之家",来源标注其他网站的所有内容,与科创之家无关。其原创性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用邮件发送至2385788327@qq.com,我们将及时进行删除处理,谢谢合作!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诚聘英才 | 广告招商 | 网站导航
浙公网安备 33028202000236号 浙ICP备16040543号 2011-2017 运营单位:慈溪市易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科创之家 版权所有